中国激光雷达产业 杀死一大片美国祖师爷

它的主营业务也是最近的一个热门领域—— 激光雷达。 在新能源汽车行业,这个概念被炒得火热。

但也有人说,现阶段激光雷达就是个摆设,在更高级的自动驾驶成熟之前,这东西能发挥的作用有限。

就在上个月,国家商务部拟将 激光雷达 等7项技术列入 《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 ,正在征求意见中。

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激光雷达最终被列入名单,会限制技术授权、转让,但基本不影响产品正常销售。

一个很鲜明的对比是,最近几个月, 海外激光雷达头部企业接二连三地倒下了。

去年1 0 月,创立2 4 年、给奥迪A8做配套的I公司(Ibeo)启动破产程序。

去年1 1 月,F公司( Fast Radius )申请破产。全球首家激光雷达上市公司V公司( Velodyne )与另一家O公司( Ouster )宣布合并,在合并前 两家股价均跌去超过8 0 %, 没钱只能报团取暖。

去年1 2 月,硅谷固态激光雷达 “鼻祖” Q公司( Quanergy Systems )申请破产保护。

在V公司和O公司合并当天,禾赛的CEO 李一帆 发了一条朋友圈,禾赛的收入比美股8家激光雷达上市公司的总和……(意思是可能还要多)

就在同一时期,禾赛宣布新推出的近距补盲激光雷达 FT120获得了来自多家主机厂 超过100万台 的量产定单。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2 022 年1~ 9 月, 禾赛的营收规模是全球同行第二名的 4.6 倍, 营收占全球自动驾驶汽车激光雷达市场的约 6 0 %。

激光雷达行业,讲究的是一个 “定点” 数量,也就是这家公司被汽车厂商指定为零部件的批量配套供应商,根据双方确认的时间节点完成各项确定的目标后再进入批量生产、供货。

现在全世界高级辅助驾驶(ADAS)激光雷达前装 定点数量的5 0 %,都是由中国 供应商提供的。截至2 022 年8月,已知全球5 5 个定点车型,禾赛占据了2 7 %,排名全球第一。

去年1- 9 月份,禾赛的毛利率达到4 4 %,而业内同期只有O公司毛利率为3 0 %, 其他公司均为负值。

这种西方人 率先定义、率先创造、率先上车 的东西,为什么成了中国的优势产业?

之后他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拿到了机械工程博士学位,入职了一家游戏宅男们耳熟能详的公司—— 西部数据 ,担任了首席工程师。

在美国,他想要融入华人工程师的圈子,就想到了在斯坦福读书的学长 向少卿, 此人在苹果公司参与过多代iPhone的原型设计工作。

随后李一帆又在斯坦福留学生聚会上认识了 孙恺, 后来这三个大学霸就组成了“禾赛三剑客”。

这三个8 5 后不满足于大公司做“螺丝钉”的生活,2 013 年在硅谷最大的城市圣何塞成立了禾赛科技。

孙恺担任首席科学家,向少卿担任首席技术官,而当时还没离职的李一帆兼职CEO。

但一开始他们做的并不是激光雷达,而是 激光气体遥测系统 ,说白了主要是天然气检测设备。

当时国内雾霾比较严重,他们为上海嘉定区做了3 00 多台空气质量检测设备。

禾赛拿到了国内最大的民营燃气集团的订单,但很快就发现市场天花板较低,成长受限。

这时,公司已经聚集了来自斯坦福、清华大学、上海交大、中科院光机所、中科院技术物理所、中科院半导体所的光机电研发人员,掌握了 激光传感器的研发和制造经验。

一两年的时间里,他们摸索着各行业传感器的新方向,但也时常因为没有主业感到非常焦虑。

2 015 年底的一个周日,孙恺手里攥着一沓厚厚的论文,指着黑板上一长串推导公式说:

“我算了下,我们把气体遥测仪结构略微调整下,结合光机和电路设计尚德经验,几个月就能改造出一台多线激光测距雷达,性能可能超过市面上所有产品。”

当时李一帆已经发现,美国的V公司垄断了全球的无人车高端激光雷达市场,但它的 技术并不十分先进。

当时第一梯队的自动驾驶厂商都在用V公司的产品,而他们家产量极少,一台6 4 线 万美元。

当时业内甚至有这样一种说法:自动驾驶每年新增多少台测试车, 取决于V公司生产了多少颗雷达。

百度和福特为了锁定供货甚至1 .5 亿美元入股了V公司,但交货还是要等半年以上。

对于禾赛来说,激光雷达测距和气体检测虽然原理不同,但遥测光路设计、电子信号处理等 很多问题一脉相通。

孙恺访问了几位自动驾驶行业的大牛,他意识到应该 先做高端产品, 解决行业的痛点,占领高端玩家的市场,然后再利用这些积累去下沉,抢占低端市场。

因为当时这个市场上的客户,会 不惜一切代价买市场上性能最好 、最稳定的产品,反而对价格不太敏感。

那就意味着,禾赛要放弃1 6 线万元人民币的产品,专攻高线 万人民币 的产品。

当时北美无人车的激光雷达市场9 5 %被美国企业垄断,要说服客户选择中国货,选择新品牌,意味着客户每次联系售后还要等着中国工程师带着东西飞到美国,还要被特朗普加征2 5 %的关税……

但是如果能做出一款高性能、高质量的产品,对客户的吸引力能 碾压一切困难。

业内开始热衷于炒作 “固态激光雷达” 的概念,也就是一颗激光雷达里没有任何运动部件。一些公司甚至借此打破了行业融资和估值的纪录。

孙恺经过一番研究发现,当时固态激光雷达的 底层元器件暂时不能车规化(装到量产车上) ,至少还得5年产业才能成熟。短时间内纯固态扫描方案的雷达在性能和成本上没有优势。

2016年 ,禾赛 开发了一款性能还不错的二维微型振镜,如果用 这个 原型去融资,很容易 就能 拿到高估值。

但是禾赛坚持 认为 , 机械旋转式激光雷达 是 当时 几年 内 唯一可实现规模化销售的产品 。

李一帆说:“所有人都希望我们讲一个‘固态激光雷达’的故事,主流的风投机构 一致认为固态产品会在一年后彻底替代非固态 。但 如果只是为了融资去讲一个自己都不信的故事,这是违背禾赛价值观的。 ”

很多风投 都很喜欢禾赛团队,但一听 说他们 还在开发旋转式激光雷达, 掉头就走了。

禾赛顶住了资本的压力,坚定选择了当时不被资本看好的“旋转式”激光雷达,并在2 017 年发布了Pandar 40 ,体积小,测量距离远、精度高。

一定程度上线越多,越有利于智能汽车辨认出这是一个行人,比如短短几年过去, 现在线就多到了这种程度:

在推出了能够对标海外竞品的产品以后,一些客户开始慢慢接受“ HESAI ”这个来自中国的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