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一男子沉迷于赌博 竟被妻子用拖鞋活活打死

新闻索引:结婚10年,丈夫长年嗜赌。妻子“家法”伺侯,丈夫打不还手。终于在2004年7月1日,10年的积怨得到了爆发:妻子李容(化名)用一双普通的塑料拖鞋把30岁的丈夫活活打死。近日,无锡中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李容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在这个看似不可思议的“笑话”背后,究竟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辛酸?社会又该对此予以怎样的关注?快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这么一双普通的塑料拖鞋竟然能把一个30岁的健康男子活活打死?”当记者在无锡中院翻开厚厚的案卷,看到杀人“凶器”只是一双太普通不过的红色塑料拖鞋时,禁不住发出这样的疑问。承办此案的韩法官表示,当初他和所有人一样,对如此离奇的死法表示怀疑,但在法医作出详细鉴定后认定,尽管这样的机率极小,而且超出一般人正常预料的范围,但可以排除其他诱因,死者的确是被反复殴打后,死于“创伤性休克”。

庭审中,李容详细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今年7月1日上午9点左右,我叫老公去离婚,他不肯。我就把家里大门关好,我不想让别人笑话,后我又把老公推到楼上房间里,我就朝他打,嘴里还骂“你个绝灭子孙”,他用手挡,我就火了,说“你倒是还手,我要打杀你,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我就用塑料拖鞋的鞋跟朝他身上乱打,手上、腿上、背上,反正是乱打。他蹲下来,双手抱头,任我打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样打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后,他说“你不要打我了,我自己去死”,我就从桌子上拿起一杯冷开水朝他脸上泼过去,说“你要死不关我什么事情,你自己去写个纸证明一下,到时候你不要来诈我。”因为楼上没有纸笔,他就从地上起来跑到楼下。大概过了10分钟,我没有等到就跑下去,看见我老公倒在地上,我上去踢了他几脚,说“你要死到外面去死,你诈死”他就用双手撑起半身,在地下往客厅方向移了有一米路左右,突然支持不住,“嗵”的一声仰面跌在地上。我就拉住我丈夫的脚,把他拖到外面客厅里,我就到楼梯口找了一张凳子坐在那里开始骂他。过了一会儿,我婆婆端了一盆水过来给他擦面孔,还帮他换上了衬衫和长裤。这时,有个村上医生过来叫我开大门,我不开,叫他走。

大概到下午1点左右,我从楼上下来,走到一楼卫生间门口,看见我老公倒在卫生间里没动,我就做了人工呼吸,掐了人中,但没有反应。我就去叫婆婆,说阿良死掉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恨会让妻子用一双拖鞋将丈夫打死呢?李容告诉记者,她今年31岁,四川射洪县人,小学文化。丈夫陈良(化名)比她小1岁,是江阴华士镇本地人。10年前,经人介绍,两人结识后结婚,如今9岁的儿子已经小学三年级了。原本夫妻俩在附近厂里工作,一个月有2000元左右的收入,日子应该不错,可结婚没两年,丈夫就迷上了赌博。“他不光把自己的工资输光了,还拿我的钱。一个女人嫁给这样的丈夫,真的无法生存!”李容说,丈夫常常赌到凌晨两三点钟才回家,为此,她和丈夫吵架、打架、至喝杀虫水自杀,但一切都无济于事。2001年,丈夫又出了车祸,到现在还欠着几万元债,就是这样他还是要赌。“我曾想去死,想离开家,但儿子是无辜的,我要留下来照顾儿子。”

李容说,她打丈夫一般都是在他赌博输钱后的第3天。因为每次他赌完回来,她就告诉公婆,但公婆调解后,丈夫还是这样,她就和他吵,并发展到动手打他,而丈夫“有理就还手,没理就不还手。”事发前3天,也就是6月28日,丈夫竟将3000多元原本用来看病的钱拿去输个精光。7月1日,她终于忍不住又一次爆发了,而这一次的结果却令所有人出乎意料。“我当时只是想教训他。如果真的要打死他,为什么要用拖鞋一次次地打,不用刀、棒一次性解决他的生命?”

法院判决后,记者问起李容的心情,她说”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家庭破了,还能说什么?

为了进一步了解事情真相,记者来到了位于江阴华士镇的陈良家中。华士镇是江阴经济发达的乡镇之一,与同村的许多村民家相比,陈良家中显得十分简陋。虽然造起了两层楼的私房,但家中几乎未做什么装潢,也没有多少电器。

陈良的父母年近六十,都是当地的普通农民,对儿子的死,他们耿耿于怀:“女的太狠心了!心肠太辣了!”

两位老人说,儿媳的脾气非常暴躁,经常和家里人吵架,甚至还在争吵中,将他家亲戚的手指咬破了。“平日里,只要一个不顺心,她就摔东西,拿到什么摔什么”老人指着家中的灶台告诉记者,“她拿锅子往灶台上砸,家里的碗、锅子和瓷砖也都摔坏不知多少了。她打我儿子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一直打的。我们还看见,她让我儿子两只脚分别跪在两张小板凳上,叫他头上顶着八块砖头不让他动。简直比酷刑还要残酷!”

当记者问起老人,陈良是否长年赌博时,他们一致予以否认,称儿子平时只去游戏机房打打电子游戏,赌钱只是“小来来”,一个月也就输赢个一两百块钱。老两口还拿出儿子的工资对帐单,上面显示6月29日、30日两天,共有5次共计1600元取款记录。老人说,儿子把其中400元给了媳妇,一共输了最多1200元,并没有像儿媳说的“输了3000多元”。

记者又问起,事发当天,家里人为什么不进行劝阻,陈良又为什么不抵挡妻子的殴打?老人懊恼地称,那天婆婆和陈良的嫂子等人都在家中,也听到两人在打架,但因为以前小夫妻俩经常相打,也就没太在意。后来,看看打的时间长了,公公就去叫来了村里的赤脚医生,可媳妇不肯开门。陈良的父母和哥哥都说,陈良“平时很内向,不说话,老婆打他也从来不还手的。”想不到就这样了。

一双普通的塑料拖鞋打死一个30岁的健康男子!一个看似不可思议的闹剧却成为了无法挽回的悲剧。对陈家人来说,却不仅仅是老年丧子的悲痛,另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9岁的孙子谁来养?在法院审理案件过程中,老两口曾提出附带民事诉讼请求,要求媳妇赔偿赡养费3万元。但根据法律规定,被抚养人必须是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或是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抚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法院依法驳回了老人诉讼请求。如今,老两口都靠陈良的父亲每月打工挣得的几百元生活,没有退休金,“我都快60岁了,再做个一两年还可以,但以后孩子由谁来负担?”陈良的父亲无奈地表示,实在不行,只能让孩子读完初中就算了。

记者看到,孙子和爷爷奶奶挤在一张木板床上。当记者问他想不想妈妈,他回答“不想”,因为妈妈要打他。但他说他想爸爸,想和爷爷奶奶在一起。年幼的孩子似乎仍不完全明白家中发生的变故,记者却不由为孩子的前途和命运感到深深的忧虑。快报记者陆媛钱静

从种种调查来看,遭受家庭暴力的的确多为女性。但今天的这则报道却让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层面的家庭暴力。丈夫被妻子手中的拖鞋活活打死,而且受害者在被打的过程中,居然只有招架之势。说妻子心狠者有之,感觉妻子心肠太辣者也不乏其人。从表面上看,在这出悲剧中,妻子确实充当了施暴者的角色,但到底是什么诱发了她的暴力?

通过当事人的辩护,我们发现,当事人的丈夫生前习惯性地赌博已经破坏了家庭的和谐。在经过数次调解之后,赌博并没有远离这个家庭,于是,妻子想到了离婚。从离婚的角度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