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生:变个税改革多输为多赢的替代方案

自从政府提出提高个税工薪所得一般减除额和税率调整的改革以来,引起了社会各方面的热议,也出现了各种不同乃至明显极端的利益诉求,这既说明了收入分配改革的难度,同时也说明了个人所得税的调整不能脱离整体税负和税收体制总体改革框架设计。目前提交审议的个人所得税修正案(草案),将个税起征点从2000元提高到3000元及调整部分税率。根据现在网上征求的逾20万反馈意见和媒体上表达出来的“民意”,普遍认为上调标准太低、减税力度不足。那么,是维持草案还是顺应这种要求,再大幅提高工薪所得的一般减除额度(俗称起征点),比如说,至少调到较多人主张的5000元,就成为方案征求意见和最终敲定期间的主要政策考量。我的观点很明确,无论最终是上述哪种情况,本次个税起征点调整都已难免是一个多输的结果。要变多输为多赢,个税修正案的思路需要根本改变,完全跳出现有思路,按照个税及整体税制改革的方向和要求,另辟蹊径。当然个税改革不可能一步到位,但这第一步迈得方向对否,则事关大局,影响深远,需要谋定而后动。

现在的个人所得税修正案(草案)主要内容是提高起征点与税率调整。应当指出,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一般免税扣除额)随经济发展和民众收入水平上升不断上调,这本身极其自然也完全正确。不过,起征点的确定,通常只考虑居民最基本生活而不是平均水平的需要。因此,通常在发展中国家,由于人均收入水平往往仅能维持温饱,起征点相对于人均国民收入通常较高。而在发达国家,起征点仅为人均国民收入的几分之一。也就是说,随着一个国家收入水平提高,起征点相对于人均国民收入是个不断降低的过程。在起征点合理确定以后,通常的做法是随物价或生活费用指数的上涨而逐年小幅调整提高。从福利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在多数工薪收入者收入高于起征点时,上调起征点可以达到减税和缩小收入差距的双重作用。反之,当大多数人的工薪收入低于起征点时,上调起征点只使少数人受惠,会扩大收入差距。我国目前个税名义起征点与人均国民收入持平,加上三险一金扣除部分(约为货币工资的23%)显著高于人均国民收入,72%以上的工薪阶层低于月薪2600元左右的实际起征点。若按现修正案(草案)调整后88%的人低于近3900元的实际起征点,越低收入阶层越完全不受益,上调起征点必然扩大现已很严峻的收入分配差距,而适用同等税率收入区间的局部上调则产生进一步放大差距的加强效应。

数据分析也充分验证了上述判断。这次个税调整,据财政部公布的测算,国家财政共减少税收收入1200亿元。按调整后仅余12%的工薪收入者即3600万人纳个税可推算,中国目前的工薪收入者共计3亿人,即粗略地说这次调整等于是国家拿钱为3亿工薪族每人平均减税400元。按照目前提出的修正案(草案),这次减税的实际分配为月货币工资2600元以下的2.16亿(72%)低工薪收入者分到额为零,原月货币工资不足3360元的工薪收入者得到的减免额低于400元,而月货币工资8000元到15000元的中等收入者则多有超过4000元以上的实惠,相当于一个人享受了本应属于低收入者十个人的减税额。显然,这个完全拿走低收入阶层应得减税额的修正案(草案)当然不公平,肯定会进一步拉大收入分配的差距,以至也明显劣于一些国家和地区实行的每人简单平分减税额的做法。

有人说,起征点调整虽然使三分之二以上低收入者未受益,但他们也未受损,而部分中高收入者得了实惠,这不也是一种帕累托改进吗?其实这是一个极大的误解。减税使用的是属于社会的公共财政资金,在我国主要来自普通消费大众交纳的商品税。现在将其专门分配给一部分境况尚好的人,它本身就包含着对本来最有权分享的那大部分低工薪收入者的剥夺,是一种明显反公平的社会再分配,怎么能叫帕累托改进呢?我们不能从公众与国家绝对对立的角度出发,只要国家拿出钱来给任何人,即使是最富有的人,都是好事,都是改进,带着这种极端的思维方式和情绪自然会扭曲人正常的是非判断力。况且,帕累托效率在经济学上也是一个有局限的概念,因为它不考虑外部性即人的相对满足感。现实生活中的人不会因为自己的绝对收入水平在提高,就沾沾自喜,对社会贫富分化的加剧和自己的相对贫困化无动于衷。如果真是那样,我们今天就既不必谈个税也不必提收入分配改革了。

更被动的情况还在于,这次修正案(草案)出台,广大低收入者因被排除在外自然不满意,一部分中高端收入者因适用税率上升不满意,最高端收入者因最高边际税率未下调不满意,而主要受益的那部分中等收入者也认为调整力度太小而不满意。结果,除人数最多的低收入阶层因缺乏话语权难以发声以外,中等以上收入阶层强烈要求把个税起征点进一步大幅上调至5000元或8000元,而高收入阶层则要求下调个人所得税适用和边际税率,甚至改累进税制为单一税率即所谓低平税制。因此,颇为尴尬的是,国家减了税让了利,得到一个谁也不满意的结果。这显然是个多输的格局。

那么,我们可否好事做到底,干脆至少满足这部分中等收入阶层(这个划分只是相对低收入者而言,这里永远没有绝对的界限)的要求,把个税起征点提到5000元乃至8000元,这样至少也算是使一方满意呢?显然这种不讲公平和毫无道理的让步会进一步恶化收入分配格局,加大冲突矛盾,与税制改革的整体方向也更加背道而驰。因为首先,这样一来减税额自然会增加,也许人均减税额可达800乃至1000元以上,但月货币工资2600元以下的低收入阶层仍然是一无所获,月薪4000元以下的人基本不增加任何收益,新增的上千亿减税额又统统用在了中高收入的人身上。这只不过是在收入差距扩大的伤口上撒盐,增加广大低收入阶层的相对剥夺感。其次,这种做法也并不能扩大中等收入阶层。因为扩大中等收入阶层的主要途径就是减少低收入阶层的人数。现在对广大低收入阶层一点不施援手,中等收入阶层的人数就无法扩大,最多只是封闭性的自我提高循环。其三,个人所得税按人的收入高低水平征税,是市场经济中调节收入差距的最主要税种,因此在收入和贫富差距较小的国家一般是第一大主要税源,占到总体税收的30-50%,而2010年我国个人所得税为4800多亿,占总税收比重只有6.6%。按现修正案(草案)再减去1200亿,只剩不足5%,起征点提到5000元,3亿工薪族中纳个税者就只剩3%,个税占税收比重更是微乎其微,那还调节什么收入分配差距?因此如果真要扼制中国收入和贫富差距的急剧扩大,更不要说迫其缩小,在整体税负不增或降低的同时,大大增加个人所得税的规模和比重,咽下这剂许多人找出种种理由拒服的苦药,是中国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避免社会两极分化和中等收入陷阱的唯一出路。

这次个税调整陷入被动局面,其直接原因当然是突破口选择失误。当72%的工薪阶层的收入低于实际起征点时,起征点的任何上调显然就会漏掉最该受到帮助的广大低收入阶层,从而扩大而不是缩小收入差距,明知不义或情况不明而为之,自然就使这次个税调整一迈脚就错,动辄得咎。

其次,减税本来是件好事。但从个人所得税减起恰恰选择了最不该选的错项。个税是削富济贫的主要工具,而中国个人所得税比重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