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总部人去楼空广深门店全关网红烘焙店虎头局再被曝欠薪裁员

南都湾财社此前曾报道,3月30日,有自称虎头局员工的人在自媒体爆料称,虎头局拖欠多名员工工资,累计欠薪4个半月,拖欠供应商货款、房租等累计或接近2亿元,并且出现大规模裁员,“公司要倒闭了。”

对此,虎头局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虎头局要倒闭的信息肯定不实,目前正在努力修复中。”至于是否有裁员、欠薪、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虎头局则未回应。

南都湾财社记者了解到,3月31日,虎头局的多名员工前往虎头局上海总部与虎头局创始人胡亭进行协商,同时其上海总部已经无员工在办公。

南都湾财社此前曾报道过,3月31日,虎头局在广州的5家门店,已经有3家门店暂停营业。其中,虎头局丽影广场店大门紧锁,隔壁店铺工作人员告知,这家虎头局门店已经暂停营业有一个月时间了。

4月5日,南都湾财社记者走访了解到,虎头局花城汇店和保利广场店同样大门紧闭,附近商户告知,这两家门店是在3月31日前后关闭的。

除了广州外,虎头局目前在深圳拥有门店3家,南都湾财社记者致电商场运营方和周边商铺了解到,虎头局金光华店、海雅缤纷店已经暂停营业,并且将会撤店,卓悦中心店则已经暂停营业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虎头局目前在广东已经没有门店在正常营业了。

根据虎头局官方小程序,4月5日,其显示正常营业的门店共有18家,但是仅有南京虹悦城店还有两款商品售卖,剩余17家门店的货架均空无一物。南都湾财社记者尝试拨打这些门店的电话,不过电话要么无法接通,要么已经关机。

在虎头局陷入资金紧张的疑云时,3月31日,虎头局的天猫旗舰店发布公告称,“虎头局线上所有的店铺营销和运营均在正常进行中。”

南都湾财社记者从多方信源了解到,虎头局的电商渠道由广州的分公司负责运营,由另一名创始人姜波带队,目前其天猫旗舰店的运营公司法人代表也是姜波。4月5日,南都湾财社记者就虎头局的电商板块业务情况向姜波了解情况,姜波表示,现在不便接受采访,之后他将发布情况说明。

同时,根据多家媒体报道,目前虎头局在上海总部的办公室已经没有员工在办公。3月31日,南都湾财社曾报道,有虎头局员工称,其被拖欠工资三个半月,当时虎头局的维权群里有员工203人,包含被拖欠工资以及去年11月、12月被裁员的员工,而这还不包含一线日,多名员工和供应商前往虎头局总部与虎头局创始人胡亭协商,南都湾财社记者从多名虎头局员工了解到,胡亭在现场透露,目前虎头局拖欠员工工资上千万,解决的办法要么依靠外部资金注入,要么依靠门店每天的收入或者加盟的资金。

同时,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胡亭在现场表示,“关于欠债2亿和资产转移的说法都是不真实的,我们会有一个对外的正式沟通,给我们一点努力的时间。”

不过,4月3日,南都湾财社记者向虎头局相关负责人了解虎头局的最新情况,对方表示,暂时没有新的回应。

此外,天眼查信息显示,因为加工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装修合同纠纷等,虎头局被苏州乐倍、重庆锡涵等10余家公司告上法庭,部分案件将于近日开庭。

虎头局于2019年在上海创立,创始人胡亭曾在互联网蛋糕品牌21Cake任职,离职以后,她又加入了苏州西式烘焙连锁店礼颂至品,当时她就已经开始关注中式点心了。

首家虎头局门店,胡亭没有选在上海,而是开在网红聚集地的长沙,整体门店的设计特别突出“国潮”元素,招牌采用亮眼的大字号白色字体搭配边缘蓝色的灯光,极具辨识度,产品则有提子麻薯、桃酥、蛋黄酥等中式点心。

通过社交媒体上的“长沙必打卡点”造势再加之门前排队的人潮,虎头局吸引了不少消费者打卡、分享。2019年10月,即开业第二个月,这家仅有53平方米的门店营业额就达到30万元,次年秋季,这个数字被推高至120万元。

首店在长沙试验成功后,2020年9月,虎头局又在长沙开出两家门店。在2021年1月,虎头局首次走出长沙,进入广州市场。

在门店还开不到5家时,2021年3月,虎头局获得红杉资本、挑战者创投领投的天使轮融资。在开了8家店时,2021年7月,虎头局宣布完成约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由GGV纪源资本和老虎环球基金联合领投,红杉资本、IDG、天使投资人宋欢平跟投,在本轮融资后,虎头局的估值达到20亿元。

这一年,虎头局确实迈开了步伐,2021年9月,进驻上海和武汉,11月,进驻北京和深圳。根据虎头局的官方信息,2021年,其门店增长至33家。到了2022年,虎头局先后入驻了成都、重庆、杭州、南京,而单4月一个月,就开了14家门店,全年开店44家。

如果不是受到疫情影响,按照原计划,虎头局2022年的门店要开到140家,之后调整到88家。根据窄门餐眼的数据,截至2022年11月,虎头局在全国拥有门店77家。

在大幅开店后,虎头局的问题开始显露了。2022年11月,虎头局在公众号发布《想和你聊聊虎头局的一些变化》称,因受到极其不确定的营商环境影响,加之过多的城市牵扯了不少精力,让虎头局面临了巨大的资金压力。虎头局决定暂时退出部分区域市场,未来将以华东、华南区域为基点,并辐射周边城市,并将开放加盟。

在发布这篇文章之际,虎头局确实开始收缩战线,先后关闭了重庆、成都、北京的所有门店。而资金紧张的程度也有了负面传闻相佐证,2022年12月,虎头局被曝拖欠员工工资、供应商货款。虎头局位于广州的办公室门口还被贴上了追讨装修款的大字报。

不过,虎头局相关负责人当时对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公司经营正常,短期内将恢复常态。不过结合南都湾财社记者的最新采访,多位前员工表示,当时员工的工资已经被一拖再拖了,还有不少人被裁员。

到了今年3月30日,虎头局再次被曝出大规模欠薪、裁员,这一次虎头局对裁员和欠薪均没有否认,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虎头局倒闭的消息肯定不实。虎头局确实在经历一些调整,正在努力恢复中。”

这一年,墨茉点心局拿下了两轮融资。2021年6月,墨茉点心局拿下今日资本的B轮融资,2021年9月,其又拿下了由美团龙珠独家投资的新一轮数亿元融资。而在此之前,于2020年8月才开出首家门店的墨茉点心局已经拿下了三轮融资。

另一个备受资本宠爱的则是虎头局,拿下了两轮融资。此外,轩妈食品拿下数亿元B轮融资,点金狮拿下天使轮、Pre-A轮融资,互联网蛋糕品牌熊猫不走拿下1亿元的B轮融资,花木子、泽田本家、爸爸糖、幸福西饼、月枫堂、祥和饽饽铺同样拿下数额不等的融资。

分别拿下两轮融资的墨茉点心局和虎头局风头最盛。《晚点Late Post》报道称,2021年时,很多机构抢不到机会投资泸溪河、虎头局、墨茉点心局这三家新烘焙头部品牌。泸溪河成立时间更久,其于2013年在南京创立,主打桃酥、肉松小贝、麻薯等中式糕点。

除此之外,2021年7月,鲍师傅被传出在启动新一轮融资,估值高达100亿元。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