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科技跨界“喝酒”失败终止重组红星二锅头股价跌停

消息面上,公司日前公告称,终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的相关事项。此前公司拟向大股东、机构投资者定增募资不超119.54亿元,将包括红星二锅头、北冰洋汽水、义利面包等一批优质资产置入上市公司。

大豪科技筹划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始于2020年11月,彼时公司收购红星股份(红星二锅头母公司)的公告发布后,股价连续收获12个涨停。但因公司聘请的律所遭证监会调查,这次跨界交易随即被“中止”审查。全面注册制下,并购重组审核由证监会转移至交易所,并购环境生变也直接导致大豪科技“喝酒”之路受阻。

业内人士指出,红星二锅头“曲线上市”梦碎对其自身而言算不上重创,在竞争越发激烈的竞争环境中,高端产品“不叫座”,低端产品被进一步挤压,才是其亟待解决的问题。

而主业为智能装备电脑控制系统及相关产品的大豪科技,近年来业绩并不乐观。从2018年起,公司营收规模始终停滞不前,净利润规模也一度下滑。不过,最新业绩快报显示,过去一年公司实现营收净利润双增长,主要系公司电控产品海外市场复苏、控股收购兴汉网际公司、投资收益增加等因素的影响。

终止重组红星二锅头的消息公布后,失望的投资者开始大举抛售大豪科技,公司股价全天趴在跌停板上,跌幅10%,最新市值177亿元。

根据3月18日的公告,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终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的议案》,决定终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的相关事项。

原因是鉴于国内外宏观经济和资本市场等环境较本次交易筹划之初发生较大变化,现阶段继续推进本次重组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风险,公司与交易各方一致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按照原计划,大豪科技拟向一轻控股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一轻资产100%股权,向京泰投资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北京红星股份有限公司45%股份,向鸿运置业支付现金购买其持有的北京红星股份有限公司1%股份。

由于一轻资产持有红星股份54%的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大豪科技将合计持有红星股份100%的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红星股份主营业务为白酒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旗下有“红星二锅头”清香系列、“红星百年”兼香系列两大主力产品线。

在一轻控股打包注入一轻资产的资产包中,除了备受关注的红星股份,还有“北冰洋”品牌系列饮料产品,“义利”品牌系列食品,“星海”品牌系列钢琴等,交易完成后这些资产都将进入上市公司体系。

而除了购买资产,大豪科技同时还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对象以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集配套资金,定增募资不超119.54亿元,发行数量为18.06亿股,增发价格为6.62元/股。

时间回到两年前,2020年11月24日大豪科技宣布了跨界“饮酒”的消息,彼时正值资本市场上“沾酒”就涨的时候,大豪科技股价因此豪取12连板,震动市场。

2021年6月,大豪科技上述重组陆续通过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并获得北京市国资委批复;2021年6月末,公司向证监会提交了重组申请,并于同年7月获得证监会受理。

但在监管审核阶段,意外发生。 2021年8月,大豪科技公告显示,公司重组聘请的律师事务所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根据相关规定,证监会于8月20日中止了大豪科技重组交易审查。

直至今年2月中旬,大豪科技董秘仍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目前审核状态为“中止”,公司与中介机构始终严格按照相关法律以及证监会的要求完成恢复审核所需的各项准备工作。

然而,2月21日大豪科技突然披露一则与资产重组相关的风险提示,称全面实行注册制主要规则发布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由上交所受理证监会主板在审的并购重组等申请。主板在审企业未在上述期限内申报的,视为新申报企业。

公司提醒,本次交易标的规模较大,补充审计、评估工作量较大,能否在全面实行注册制主要规则发布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向上交所提交本次重组申请文件存在不确定性。

值得关注的是,大豪科技的控股股东同样是一轻控股,实控人为北京市国资委。有市场人士分析认为,其并购与主业差别较大的酒类、食品标的,应属于地方国资主导的资源整合,而目前市场传闻白酒已成为上市受限的行业。

红星股份这次“曲线上市”计划告吹,也让其持续了近10多年的上市梦再次破灭。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1949年,红星前身华北酒业专卖公司实验厂成立,收编了源升号、龙泉等北京12家老酒坊。作为北京第一家国营酿酒厂,红星曾被任命为迎接新中国生产献礼酒。

1965年,红星对北京19家郊县酒厂进行扶持管理,传授二锅头酿制技艺,这其中就包括成立时间略晚的牛栏山。

上世纪80年代,为顺应白酒消费的变化趋势,第四代红星二锅头由原来的65度单品种,增加了55度和56度两种度数。

除了增加品类之外,红星二锅头还注重品牌建设,在1981年放弃了“二锅头”的全名称商标注册,起用了“红星”的注册商标。

后来的发展中,虽然和牛栏山一样是主打二锅头产品,但红星股份的资本步伐却慢了很多。 1998年,顺义政府成立顺鑫农业,当年在深交所上市,牛栏山抢先一步登陆资本市场。

3年后的2011年,一轻控股联合京泰投资共同投资组建了北京首都酒业有限公司,将红星股份注入其中,并计划首都酒业次年借壳上市,或者在3年左右登陆资本市场。

不过,随后A股白酒板块迎来调整期,这一计划并未实现。错失了之前的上市窗口期,也让拥有先发优势的红星二锅头被牛栏山反超。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顺鑫农业白酒板块营业收入分别为92.78亿元、102.89亿元、101.85亿元和102.25亿元,营收连续三年站稳百亿规模。

反观红星股份,营收被远远甩在了身后。据大豪科技披露,2018年-2021年一季度,红星股份实现收入24.54亿元、26.38亿元、23.39亿元和11.08亿元。

广东省食安保障促进会副会长朱丹蓬表示,红星其实只是一个区域型品牌,(同样主打二锅头产品的)牛栏山则已布局全国,二者没有可比性。

中国消费品营销专家肖竹青也指出,红星股份想要突围并非易事。目前北京市场份额几乎掌握在牛栏山手中,同时随着一线酒企下沉,区域酒企为自救接连进军光瓶酒市场。

据了解,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品牌白酒开始下场做起光瓶酒生意,五粮液、泸州老窖、汾酒都有各自的光瓶酒产品,这导致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

根据国盛证券研报显示,2018年,牛栏山、老村长、龙江家园、红星在光瓶酒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0%、6%、2%、2%,红星的份额远低于牛栏山。

除了低端产品被挤压,红星还面临另外一重压力,就是高端市场突围困难。数据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