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解析《玩具总动员》:吃透这部动画片编剧技巧就够用了

《玩具总动员》(Toy Story,1995)是首部全电脑动画制作的动画电影,其在商业上的成功不仅仅归功于技术的突破,同时也源于优秀的剧本。该片的剧本除了结构上采取了标准的三幕八序列范式之外,还充分运用了各种编剧技巧:预告、制造悬念、戏剧反讽、戏剧张力、展示、铺垫、延迟、场景再现、间接手法等等。

对于前四种王牌编剧技巧,我们之前有过具体介绍,在此不作过多概念上的赘述(戳蓝字回顾☞编剧讲故事的四大利器)。今天我们就以《玩具总动员》为实例,着重来探讨这些编剧技巧的运用。

通常在古希腊戏剧的开始部分,有一个叫做“独白”的角色会在舞台上进行“展示”,即向观众简单介绍剧中的人物和情景以便于观众可以迅速融入戏剧之中。从那以后,作者会更加熟练地在观众不知情时偷偷地将这种信息传递出来。如今在电影剧本创作中有两种主要方法来处理这类信息:第一种是“弹药式展示”(exposition in ammunition)——即通过冲突场景来达到展示的目的;第二种是首先让观众产生困惑,然后通过一个角色的解释来解决困惑从而达到展示的目的。

这两种手法在《玩具总动员》中都得到了运用:当胡迪告诉弹簧狗他们即将有灾难到来却并没有讲明原因,这就让观众产生了困惑;当他解释原因时,引起了争论,然后胡迪安慰大家没有人会被取代。在这个过程中,胡迪就向观众传递了在每个生日和圣诞节都会发生灾难这个信息——每到这些时候小主人都会得到许多礼物,他们害怕被新的玩具所取代。

只要在展示信息的对话中有潜台词,即一个潜在的动作(如攻击、防卫、劝说、引诱或者安慰),观众就不会注意到这是展示部分。唯一需要避免的情况就是直白地解释(explain),它太过平淡以至于会产生过于无聊的场景。最坏的情况就是观众能明显感觉到这就是在解释。比如上面提到的场景,正是因为胡迪带着安抚劝说玩具们的这一目的,才让这场戏没有停留在直白地向观众交代信息,那样的话就会太无聊了。

铺垫是极大地补充观众对于电影进行情感体验的一个重要工具。明显地被设计出来的预备场景(scene of preparation)会让观众产生一种期待,通常这种期待是希望或者恐惧。观众在引导下期待某些事情发生,然后这些事情的确发生了,或者发生了相反的事情(逆转)。这些场景可以从电影中剔除并且丝毫不影响影片整体情节的发展,但是他们却能极大地增强电影的情感体验。

《玩具总动员》中当胡迪和巴斯被“玩具杀手”邻居阿薛带到家里,胡迪找到了从窗户逃跑的最后路线,他成功地把圣诞灯的电线扔进了安迪的房间,希望玩具伙伴们能帮助他顺着电线回家。观众在此对胡迪巴斯可能获救的结果有了预期,成功似乎触手可及。然而巴斯却因为发现自己只是个玩具而心理受创,拒绝了胡迪近乎绝望的请求,胡迪试图瞒天过海骗取玩具们的帮助,也遭到揭穿,至此观众的期望跌入谷底。编剧通过铺垫为观众制造预期,然后反转,这就大大加强了观众的情感体验。

延迟是铺垫的一个变体,即演员口中所说的“戏剧暂停”(dramatic pause),它是铺垫的另一种形式。在这种铺垫中,一些将要发生的事件,如人物的出场或者信息的揭露等,将会让观众等待一段时间后才得以展现。

在《玩具总动员》中,当安迪的最后一件生日礼物打开并且没有给任何人带来被取代的危机感时,玩具们开始庆祝,看上去一切危机都被化解之时,安迪的妈妈拿出了一个惊喜礼物,延迟手法从这里开始发挥作用。

从妈妈展示惊喜礼物,到观众看到这个礼物是巴斯光年之间有超过两分钟的延迟。这段时间充分展示了玩具们疯狂的行为,以及他们的恐惧和不安——从侦查玩具是什么的侦探兵视线被遮挡、玩具们与侦探兵的对讲机被摔掉电池而使双方失去联络、孩子们进屋摆放玩具从而打断了玩具们的集会……这一系列的阻挠挫败了观众们急于知道“新玩具是什么”的企图。

其实要删掉这些镜头很容易——观众和的玩具们可以立即知道新玩具是巴斯光年,情节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事实上,巴斯光年可以是第一个被打开的礼物,这会为电影节省好几分钟时间且不影响故事情节,但通过延迟的方式,巴斯这一形象的出现有了极大的戏剧效果。

电影中的剧情会不间断地向前进展。尽管视频点播和DVD等音像制品使得回顾情节成为可能,观众也不会经常倒回去看他们错过的细节和内容。但电影人从早期的叙事电影起就开始以巧妙的重复重要信息的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有些场景会偶尔回顾过去的重要信息,并预调未来的情节,这就是场景再现。通常这样的场景中会有一个或者多个角色简要地叙述故事发展到了哪里。场景再现的作用就是回顾过去并创造期待。在悬疑片和恐怖片里,这样的场景很常见,因为这种类型的电影的剧情更为曲折,容易使观众感到疑惑。

在《玩具总动员》中,在一次跟随安迪外出的过程中,胡迪和巴斯发生冲突导致两人没有赶上安迪和妈妈的车,被留在了加油站。这里运用了场景再现——胡迪告诉巴斯现在是真正值得恐慌的时候了,因为“我们被遗弃了,安迪走了,再过两天他们就要搬家了……”这个操控全片的重要问题“玩具害怕被主人遗弃”再一次被清晰而紧迫地展示在观众面前。

这个戏剧手法有两种实现方法:视觉的间接手法和语言的间接手法。编剧可以运用间接语言来避免那种过于简单和直白的对话。直白的对话不仅听起来呆板无聊,也显得不够生活化。事实上,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会用比较复杂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间接手法也可以根据场景里角色的需要来运用。在《玩具总动员》中,当困在加油站的胡迪向巴斯描述如何利用这辆外卖货车把他们送至“比萨星球”——小主人安迪跟妈妈去吃晚饭的地方,其实是胡迪在间接地向巴斯描述一个能使两人安全回家的计划。

间接的另一种形式——视觉,更倾向于暗示事件的发展态势而不是直接将其展现出来。这意味着可以用事件的声音来代替视觉画面,或者展现结果而不是先展示产生这个结果的行动。在《玩具总动员》中,一个典型的运用出现在隔壁邻居小孩阿薛毁坏战斗兵卡尔的场景中。当鞭炮引爆时,画面中不是战斗兵卡尔,相反却是玩具们集体望向窗外。之后观众听到了爆炸声,摄像机抖动,碎片落了下来,玩具们被震得集体后退,但是我们并没有真正看到毁坏的场景。

《玩具总动员》充分运用了各种编剧技巧,除了以上提到的这些,还包括戏剧反讽,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全片的大前提——玩具们生活在人类的生活层之外,玩具们的一切只有观众知道而剧中的人并不知道。这使得戏剧冲突更明显,同时在第三幕规则被打破时,它才能起到更为关键的作用:胡迪和玩具们得以逃脱邻居阿薛的魔掌,正是因为打破了人类和玩具世界不交叉的规则,把小魔王阿薛吓尿了。

影片在每一幕每一序列都清晰设置了张力和冲突,编剧费尽心思让观众明确方向:我们处在故事的哪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件意味着什么,角色的下一步计划和角色的希望与担忧是什么。编剧如果忽略这些问题,将会面临让读者或观众迷失自我、脱离故事而失去兴趣的危险。其中一个基本的手法就是多次运用“预告”与“悬念”:例如安迪要和妈妈去“比萨星球”吃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