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聊哄睡的虚拟恋人:污单涌现75%都是00后最小玩家仅12岁

原标题:陪聊哄睡的虚拟恋人:污单涌现,75%都是00后,最小玩家仅12岁

南都网记者卧底进入一个2000人的虚拟陪伴QQ群,发现75%的成员都是00后,最小的才12岁。

看似天方夜谭般的事情,正在现实中发生着。以主打新型网络情感形式走红的“虚拟恋人”,如同久旱逢甘霖,出道即爆火。

所谓“虚拟男/女友”,指的是在付费前提下,由真人双方通过各类社交平台,以文字、图片、语音、视频等建立临时情感关系,磁性动人的声音,撩拨心弦的情话,让压抑已久的荷尔蒙迅速达到精神高潮。

消费者不仅可根据喜好选择“恋人”类型,还提供叫醒、哄睡、游戏陪练等个性化附加项目,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但当情感变成可供交易的商品,“虚拟恋人”上一秒刚挂掉电话,下一秒就能对他人嘘寒问暖。

而利益驱动下,服务中大打擦边球的现象屡禁不止,涉黄较为普遍,甚至成了诈骗分子的温床。

“虚拟”二字的含义,表明关系是假的,但其中的“人”,却又保留了真实的感觉,恋爱幻觉背后,更像一场海市蜃楼的乌托邦。

早在2018年,我国单身人口已达2.49亿,相当于英国、法国和德国人口的总和,且数据连年升高,根据预测,未来单身人口将突破4亿大关。

珍爱网对单身青年进一步调查发现,一直母胎solo的占据13%左右,将近90%的年轻人渴望脱单。

男多女少的现实尴尬,以及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双重催化剂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失去了时间和心情,而完整的恋爱,必然要耗费大量精力。

与疲于奔命相伴而生的,是与日俱增的孤单感。据《金融时报》调查,80%的人都会有孤独的感觉,难以言说的心事,无法倾诉的惆怅,让“虚拟恋人”的叫座变得理所当然。

“虚拟恋人”的概念并非新事物,其最早起源于日本。从2014年开始,“虚拟恋人”作为网络新兴职业,在国内流行起来。

淘宝指数显示,虚拟恋人曾创下一天被搜索24688次的高频数,巅峰时期,共有4474家店铺售卖这项服务。

与此同时,“陪我”、“喃喃”等首批以陌生人付费情感社交为主营业务的APP迅速上线,“爱情”变得更加随手可得。

今年5月,一位B站上的视频博主“GMH十三”,为了满足粉丝的要求,体验了虚拟男友服务,一夜间播放量突破100万+,喜提热搜的同时,掀起一场全民飓风。

进化至今,“虚拟恋人”的品种已相当丰富,细化程度与购买实体商品有过之而无不及:“女友”有傲娇、萝莉、御姐、邻家、可爱等类型,“男友”则有高冷、暖男、逗比、正太、霸气等类型。

服务业务涵盖虚拟恋人、游戏陪玩、哄睡叫醒、情感咨询、表白帮追等,还可代发短信,代打电话、文,并提供小青蛙、小火车之类的搞笑表演。

只要顾客肯出钱,一些店铺还会专门招募和明星声音类似的“明星音”,或由“虚拟恋人”来扮演动漫人物的性格,全方位满足幻想。

不用线下见面,没有身份负担,既能保持距离,又能有专注的交流,正中年轻男女的私密情感需求。

并且,虚拟恋人的主导权牢牢掌握在消费者手中,这种绝对满足自己需求的高精准度付费陪伴模式,足以让人疯狂。

有位知乎网友,从18年开始,点了一百多个虚拟恋人:“他会包容你的一切,不会问你飞的高不高,只会问你飞那么高冷不冷,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把你哄开心,有人倾听,在乎你的感觉确实很美好。”

“开始有点不好意思,后来就很放得开。”因为害怕和身边的男孩交流,内向的小君(化名)尝试了虚拟恋人服务:“真的就像拥有了一个男朋友,每天充满期待。”

得到寄托后,小君花10000元买下了更具性价比的包月套餐。随意点开一些排名靠前的店铺,翻翻评论就能发现,像小君这样一掷万元者并不在少数,销量最高的网店一个月内能售出2万多次服务。

窥得商机的华子(化名)就从体验者变成了服务者,他坦言店铺情况比预想中好得多:“营业一个月以来,每天稳定接单30笔左右。”

华子透露,店员的工资按照接单金额的50%分成,兼职学生居多,也有工作多年的白领:“每天都有人来应聘,但通过率并不高,店要做大就必须提高标准,包括在线时间、声音、类型、年龄等,我都会亲自上阵考核。”

有人得意,就有人失意。这些社交替代者将人们从自我孤独中解救出来之时,却也引导着他们跌入另一种深渊。

和女友分手后,阿蒋(化名)通过网络购买了“虚拟恋人”服务,没想到假戏成真,阿蒋爱上了手机那头的“恋人”,表白后向对方提出线下见面发展的要求,却遭到了冰冷拒绝,昔日无微不至的恋人,好像变了一个人。

“我原本是想走出阴影,没想到却陷入了更大的阴影。”阿蒋自嘲,“虚拟恋爱是在金钱关系中建立起来的,而真正的爱情却是去利益化的,千万别过度投入。”

白热化的竞争状态下,尽管“虚拟恋人”已衍生出不少升级服务,但价格仍没有太多起伏。

利益让人甘于铤而走险,于是有人开始突破底线,大肆售卖“软色情”,将整个行业的水搅浑。

除了正常的陪聊服务,虚拟恋人中还有一种“污单”,包括且不限于文爱、磕炮、、同城见面等。

因为收费翻倍,这类单子大多要求接单人提前进入“爆照+试音”群,待顾客挑选满意后,关系才算成立,要求中“听话”、“黑色”、“JK萝莉”等等敏感词汇屡见不鲜。

曾有南都网记者卧底进入一个2000人的虚拟陪伴QQ群,发现75%的成员都是00后,最小的才12岁。

细思极恐的是,群里的未成年少女们驾轻就熟地发送着推销名片,照片中不乏性感部位的特写,唯恐在抢单时落了下风,秒接率极高。

不但如此,女孩们还会争相晒“工资”,为月入过万而沾沾自喜,为能赶上潮流而洋洋自得,三观已经扭曲。

深挖下去,虚拟恋人行业甚至还有所谓的“中介”。缴纳入会费后(一般为30~50元),介绍人会将意向应聘者拉入“新人培训”的群聊,培训内容除了接单流程、升职、奖励惩罚等,还有一项颇有深意的“代理制度”。

所谓代理,即成员可以通过“外宣”(拉新人)来获得另外的抽成收入。每成功外宣一个人,给群主上缴8.88元会费后,剩下的21元差价,全部归于外宣人,这种滚雪球的招纳方式,在增加动力的同时,使得新人源源不断涌入。

因多次被举报“涉黄”、“危害未成年人健康”等问题,淘宝进行了全面整顿,要求相关店铺出具“100%绿色聊天”承诺书;腾讯也在不断加强对QQ、微信群聊里的“色情内容”的打击力度。

但由于这类服务多是在社交平台上发生的私人行为,网安部门很难监控,阳光不及的地方,罪恶仍在滋生。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阵地不断转移和扩大。闲鱼、拼多多、百度贴吧、知乎话题下方都能发现不少出售虚拟恋人服务的商家,留下“一对一表演视频秀”等暧昧文字和联系方式。

事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