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水贝 感受中国黄金消费市场冷暖

三月底的深圳,雷暴天气不断,计划前往展销会的黄金加工商梁兰(化名)被困在了“无限”延误的航班里。

梁兰正为一个月后的五一节日备货,“五月是黄金零售端的传统旺季,黄金批发、加工商一般要提前一到两个月开始备货、展销。” 一同等候延误航班时,梁兰与第一财经记者攀谈着,“金价这两周涨的太猛了,零售商都开始订克重较轻的产品” 。

自3月中旬以来,国际金价持续攀升,COMEX黄金期货价格冲站上2049美元/盎司,距离历史新高仅一步之遥。

第一财经记者近日在深圳水贝调研走访时了解到,金价越涨越买,是金饰消费者的普遍心态。“但是黄金价格过高的情况下,消费者会控制总预算,选择少买或者观望,零售端的观望情绪也会很快传导至上游黄金加工批发厂商。” 翠绿首饰副总经理周军对第一财经记者称。

水贝隶属于深圳罗湖区翠竹街道,经过30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全国黄金珠宝产业规模最大的制造加工中心,和交易集散地。

据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张文扬介绍,深圳市全品类的黄金注册法人企业超过1.5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2万家,产业面积超过500万平方米,年加工总产值超过1500亿元。

位于深圳罗湖区翠竹街道的商场内,各大黄金珠宝商入驻(图片来源:第一财经记者齐琦拍摄)

不同于往年的是,今年黄金消费市场的需求格外火爆,且持续到了现在。近日第一财经记者来到位于深圳水贝的金龙黄金展厅,经过采购商“扫货”后的展厅,已有三分之一的货柜处于空柜状态。

“由于大量产品已被下游零售企业提走,展厅内陈列的金饰产品已经不多,”金龙黄金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部分柜台春节前就已经空了,是因为零售端生意太好了,门店持续补货,工厂就加班加点的赶工,从今年春节前一直忙到了现在。

因需求火爆,金饰展厅内已有三分之一的货柜处于空柜状态。(图片来源:金龙黄金对第一财经供图)

3月中下旬起,由于金价迅速上涨,黄金消费需求明显回落,零售市场的观望情绪亦迅速传导至上游。

“我们一周的订货量环比下降30%~40%,”上游生产企业明丰珠宝董事总经理方楚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两周金价涨得比较多,一度在短短几个交易日内就上涨了五十元(每克),这种情况下客户就不着急拿货了。

3月份以来,在硅谷银行、瑞信等欧美业相继出现流动性危机的背景下,市场对美联储的加息预期大幅降低,同时避险性对冲需求提升。

国际黄金现货价格从3月8日的1813美元/盎司,涨至4月6日盘中2049美元/盎司,直冲历史高位。期间,上海黄金交易所AU9999从415元/克涨至466元/克,短短8个交易日上涨了52元/克,涨幅高达12%。

世界黄金协会中国区CEO王立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近期黄金价格大涨,由多家海外银行风险事件,再次将推高市场的避险情绪。“不过金价在短时间内大幅上涨,造成了现阶段的需求稍有减缓。很多零售业者在这种高价位情况下,对金价的走势难以把握,”王立新分析称。

当前,黄金消费市场明显冷静了下来。近两周内第一财经记者实地探访了上海、北京、深圳等地商场内的黄金珠宝店面,观察到金店客流量锐减,即便是在周末,位于市中心商圈的金饰门店也是冷冷清清。

本周黄金价格继续飙高,通联数据显示,截至4月12日,黄金价格依旧在高位徘徊,沪金期货主力合约报449元/克,3月至今累计涨幅达8.7%。

正在店铺里整理货品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最近金价太高了,克减活动力度也不大,来买金的顾客都表示要再等等,黄金销售有价无市。即便是婚庆刚需的消费者,也难轻易下手了” 。

回顾刚刚过去的一季度,黄金消费需求猛增,零售端产品供不应求,加工商“爆单”。

反映国内黄金市场消费状况的指标,今年1月到2月,上海黄金交易所的黄金出库量超过307吨,已基本回到疫情前2019年的同期水平。

尤其是1月份,品牌客户、零售商们蜂拥来到水贝采购,方楚宇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这是以往不曾见过的。每年春节前夕,都会有大量的采购商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批发黄金饰品。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春节黄金销售高峰期持续的时间更久,购买力更强。

国内金饰需求在经历了一年的低迷后,于2023年前两个月恢复势头强劲。根据世界黄金协会统计数据,2022年中国金饰需求571吨,同比下降15%。今年春节期间,我国黄金消费同比增长18.2%,预计2023年,随着经济反弹、被抑制的需求得到释放,金饰需求将明显步改善。

但是数据难以直观表现出市场的火爆程度。据方楚宇介绍,今年春节期间黄金饰品消费空前火热,很多金店年前的备货快速消耗,年后来补货的采购商接踵而至,还有不少采购商直接线上下单补货。以明丰珠宝为例,仅仅1月份的金饰销量达到公司去年全年销量的20%~30%。“如果我们备货更充足的线%。”他补充说。

“今年有一种需求爆发的感觉,生意好的时候,几乎什么都能卖掉。” 在水贝壹号负一楼零售大厅里,一家零售柜台的卖家对记者称。

方楚宇感到,这样的需求反弹有暴报复性消费的感觉,他认为这不是常态,这样的增长也难持续。“金价涨得太快或者跌得太快,都不是行业想要看到的情况。金价平稳,或者稳步上涨,才能拉动市场的购买力。”方楚宇称。

随着金饰工艺升级、黄金保值需求日益增长。如今,黄金市场的消费主力变成了年轻群体。

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2021珠宝消费调查白皮书》显示,76%的金店消费者年龄在25~35岁,其中18~24岁人群对金饰的购买意愿从2016年的16%升至2021年的59%。且调查显示,超过48%的受访零售商认为Z世代甚至是更年轻的Y世代,在未来一到两年将购买更多的黄金首饰。

王立新对记者分析称,当前经济增长放缓,各种不确定性导致居民储蓄意愿上升。年轻群体认为,金饰具有双重属性。既是耀眼精致的配饰,也是储存财富保值的手段,既符合消费者的储蓄保值诉求,也能满足他们对美的追求。

当前国内金饰的款式较以往有了很大的升级。“实际上疫情这两三年,黄金生产上游企业都在研究工艺的升级。”金龙黄金产品研发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前年轻人会觉得黄金很传统,更青睐国际时尚品牌的K金饰品。但现在的金饰产品款式丰富多样,尤其是古法金饰以代表性的亚光质感获得广大年轻消费者的喜爱。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K金为黄金和其他金属元素的合金,例如常见的18K金的黄金含量为75%,通过添加铜、银等元素使材质硬度加大,从而便于打造更丰富的饰品造型和镶嵌珠宝。但相较于黄金,K金回收渠道更少,保值属性也大打折扣。

“因为随着国内黄金加工工艺升级,黄金也能做到K金的款式和效果且时尚,K金饰品需求也明显下降了。” 上述金龙黄金产品研发负责人称。

在峰汇珠宝的生产车间,第一财经记者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