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一纸禁令引发沪锡涨停!会是新一轮“锡牛”的导火索?

。体量上,一年全世界锡的需求量约在35-40万吨左右,远远不及铜铝锌动辄上千万吨,甚至几千万吨的用量,不过锡的单位价格是最高的,这主要是因为它的稀缺性。锡在地壳中的含量较低,储采比仅有16,而铜镍的储采比均在35以上,铅锌也在20左右,锡突出一个稀缺性。因此,精炼锡的定价权主要在矿端,的定价一般为精炼金属的价格等于加工费(TC)加矿价,和二十万一吨的精炼锡单价比起来,锡的加工费是相对稳定,只有一万多,因此,精炼锡的价格和锡矿价格基本上是一致变动的。

在资本市场上,锡的关注度相较于其它也是偏低的。例如在期货市场上,在21-22年锡价这一轮大涨大跌之前,沪锡和伦锡的成交和持仓都是偏低的,目前的持仓量约是5、6年前的6倍,成交量更是之前的9倍以上,这当然有整个期货市场参与资金增多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行情使然。

产业链方面,简单而言锡和其它有色金属一样,上游是矿端,中游是冶炼厂,下游则是终端产品,如消费电子、铁皮罐头等。锡在自然界中无天然单质,冶炼难度相对较低,工业上使用火法还原熔炼。

锡最主要的用途是焊料,用于电子元器件之间的连接,每个电子产品上用锡量都很少,而焊料又主要用于半导体,又主要用在上。光伏,新能源汽车等快速发展的也为锡带来了新的需求增量,但目前用锡只占到了总量的4%,后续的用量会越来越多,占比也会逐渐提高。

从上面三个分布图中可以看到,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锡矿和精炼锡产出国、最大的精炼锡消费国,分别占到全球总量的30%、54%和54%,因此我国精炼锡冶炼和消耗基本是平衡的,但冶炼产能明显大于矿的产能,锡矿对外有30%左右的依赖。此外,缅甸也是全球重要的锡矿供应国,约占全球总量的10%,且缅甸境内冶炼产能很低,缅甸的锡矿主要流入我国境内。

图表:我国锡矿进口量分国别(此为实物吨占比,由于品味偏低,若转换为金属吨,缅甸锡矿占比会下调一定比例)

佤邦(3万平方公里,60万人口)是缅甸的一个高度自治区,与我国云南接壤,享有高度自治权,财政自负盈亏,佤邦经济情况偏落后,当地经济支柱为农业和矿产资源,有铅锌矿和锡矿,主要是锡矿,锡矿是其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GDP的60%由矿业贡献。

佤邦中央经济计划委员会4月15日下达了一份关于《暂停一切矿产资源开产的通知》,主要内容包括:

1、 表达了出台该文件的原因,由于前期对当地矿产资源排查、规划和管理的不足,导致当地矿产资源缺乏规模性和系统性的开发,造成严重资源浪费、乱开乱采严重。决心改变这种现状,加强可持续发展。(目前一些资源出口国都有类似的想法,如印尼对镍矿的出口禁令,印尼之前也传出过对锡矿出口管制的言论,目的是吸引外资进入本国投资锡产业链,将锡初步加工和深加工的工作机会和利润留在本国,意在最大化的利用和保护本国矿产资源)

2、 2023年8月1日后,停止一切勘探,开采,加工,合同尚未到期的,会有3个月时间做善后的工作。

总体而言,该政策看起来像是“一刀切”,缺乏具体的细则,例如政策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要求矿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才能恢复生产,后续可能会进一步出台细则。具体来看佤邦的锡矿,缅甸是全世界重要的锡矿供应地,约占世界总产出的10%,缅甸也是我国进口锡矿的核心来源区,我国锡矿对外依存度在30%左右,这其中50%来自缅甸(前些年最高的时候高达80%、90%,近年从非洲、东南亚国家进口量上升,使得缅甸矿的进口占比有所下降),而佤邦又是缅甸锡矿的主要产区,佤邦地区锡矿产量约占缅甸总产量的70%以上。因此,如果佤邦长时间严格执行该禁令,无疑对全球的锡元素供应影响是很大的。鉴于缅甸自身锡冶炼产能很少,矿主要是流入我国,因此对我国的影响会更大,沪锡表现也会明显强于伦锡。

但是正如前文所述,佤邦高度自治,自负盈亏,且经济高度依赖矿业,矿业产值占GDP的60%左右。因此,当局后续长时间、持续性的禁止锡矿出口应该不太可能,更可能的情况是,对矿业进行一次整顿、整合,可能会关闭一些小型的,效率低下的产能,或者使用一些其它办法,提高自己锡矿的议价权。总体而言,当地的锡矿供应后续应该会有一些收缩,或者短暂的停产,具体的量还需要观察,长时间大幅减少出口概率较低。

另外有两点信息可供参考,其一、据有关人士反馈佤邦主要职能部门暂未收到具体通知,而类似的通知并非第一次,因此后期执行情况有待观察,例如印尼也曾传出禁止锡矿出口的传闻,但后续政策并未跟进。其二、由于多年的开采,缅甸锡矿品味逐渐下滑,因此低位的锡价对缅甸矿是很不利的,会先于世界其它地区的锡矿触及成本线。

除了前期已复产点火的产线月份以来新点火产线吨),近期的利润回升并未刺激各玻璃企业快速增加产线投产。因此从中短期来看,玻璃的供应增量压力并不明显。

由于佤邦矿主要是流入我国,因此该事件对沪锡造成的影响会比伦锡更大。短期内,低位的锡价叠加情绪助推,可能会吸引更多资金进入,助推锡价进一步冲高。长期而言,近年来锡的矿端资本开支趋势性下滑,未来3年几无新增矿山投产,2021-2022年的高锡价还吸引了一部分锡矿库存出手,因此,在未来几年,锡的供给量进一步提升是较为困难的,既供给端存在一定的上限。2023年以来,锡矿端已经显现出了一些供应边际走紧的迹象,加工费连续下滑。事实上,在疫情前的多年时间里,全球精炼锡产量都稳定在35-37万吨,疫情期间,、需求爆发,锡价飞涨,使得全球锡产量增加,其后消费电子需求开始周期性回落,致使锡供给过剩,库存持续累积,价格跳水。相较供给端,需求端的想象空间要更大,传统的消费领域,如消费电子、半导体需求可能在今年下半年就开始回暖,新能源汽车、光伏、人工智能对存储算力等的需求、智能可穿戴设备等均可为锡带来长期需求增量。综合而言,即使没有佤邦“禁矿令”,锡价的长期底部区间应该也已形成。但从佤邦“禁矿令”,开启新的一轮流畅上行趋势也是较难的,原因为现实需求仍然偏弱,全球锡的库存仍然较高,在弱需求及高库存之下,锡价短期内大幅走高,容易吸引套保入场、已积累的库存出手。总的来说,锡价目前应该正处于长期底部区间中,但即刻走出一轮流畅的上行趋势较难,仍有待需求切实回暖,锡价重回高点之路会非常波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