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电子报实时通过手机APP、网站免费阅读重大财经新闻资讯及上市公司公告

铜陵精达特种电磁线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工作函的回复

2020年度、2019年度、2018年度境内外销售量未发生重大变动,受铜漆包线、铝漆包线境外销售价格影响,公司境外销售毛利率均明显高于境内销售毛利率,铜漆包线、铝漆包线境外销售价格境外高于境内的主要原因系:

a.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漆包线制造国,产品质量得到境外客户的普遍认可,境外加工费普遍高于境内,而境内优质客户比较集中,漆包线厂家间竞争较为激烈,客户加工费普遍压缩的较低,导致境外销售价格高于境内;

b.境外销售合同价格中包含了包装物,该类包装物随产品一同对外销售,提高了产品毛利,而境内销售合同价格一般不包含包装物,包装物均由公司收回后循环利用, 导致境外销售价格高于境内。

近三年铝漆包线境内外产品销售价格波动趋势与原材料市场走势基本吻合,受境外客户加工费下降影响,2020年度较2019年度铝漆包线销售价格略有下降。

公司致力于效益的最大化,受产能影响,境外销售在保量的同时逐步调整、完善境外销售产品结构,境外客户在综合考虑产品价格、客户信誉等后进行选择,逐步提升毛利率更高的铝漆包线销售量,降低毛利率相对较低的铜漆包线销售量,各年度毛利率变动,主要系原材料电解铜、铝锭价格变动所致。

同行业上市公司中长城科技外销收入为14,274.74万元、成本为15,644.03万元,毛利率为-9.59%,未对境外销售的具体产品进行详细披露,无法确认是否全部为电磁线,毛利率不具有可比性;同行业上市公司中冠城大通外销收入为1,689.31万元、成本为1,588.95万元,毛利率为5.94%,外销规模远小于精达股份,受规模效益影响,精达股份毛利率远高于冠城大通。

综上所述,公司境外业务毛利率远高于境内毛利率是合理,符合公司经营实际情况。

3、产品销售环节是否涉及公司及董监高、5%以上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或与其存在潜在关联关系的情形,如是,请补充说明相关业务占比、交易背景,相关收入确认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

报告期内产品销售环节涉及其他关联交易系供需双方公开市场交易行为,按照市场公允价进行交易,关联交易金额占特种导体产品全年销售比例较低。公司根据合同约定将产品交付给客户且客户已接受该商品且相关的经济利益很可能流入,商品所有权上的主要风险和报酬已转移,商品的法定所有权已转移后确认收入,公司转让商品的履约义务已完成,属于在某一时点履行履约义务,收入确认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规定。除上述关联方销售外,公司不存在未披露的各销售环节涉及公司及董监高、5%以上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或与其存在潜在关联关系的情形。

2、询问公司相关人员,了解各年度销售情况,询问相关指标变动波动的具体情况及原因;

3、检查公司境内销售前五大客户销售合同,检查合同约定销售内容、结算方式与回款情况;检查公司境外销售前五大客户基本情况;

6、获取涉及公司董监高5%以上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销售明细表,核查未充分披露的情形。

经核查,我们认为公司境外业务毛利率远高于境内毛利率是合理的;公司已对各销售环节涉及公司董监高5%以上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情形充分披露。

四、年报显示,公司采用以销定产的生产模式。报告期末,存货账面余额为12.16亿元,同比增长 22.10%,占公司归母净资产的31.80%,其中主要为在产品及库存商品。本期新增计提存货跌价准备665.11万元,期末余额923.86万元,同比增长141.76%,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为0.75%。请公司:(1)结合存货的具体构成、原材料及商品的价格变动、库龄及可变现净值情况等,分析公司存货准备计提的充分性,并说明本期存货跌价准备较以前年度明显增加的原因和合理性,前期是否存在应计提未计提的情形;(2)结合公司在手订单、产品结构及实际经营等因素,说明报告期内公司扩大生产规模导致库存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符合公司以销定产的经营模式;(3)补充披露公司各采购环节是否涉及公司董监高5%以上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情形。请年审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意见。

1、结合存货的具体构成、原材料及商品的价格变动、库龄及可变现净值情况等,分析公司存货准备计提的充分性,并说明本期存货跌价准备较以前年度明显增加的原因和合理性,前期是否存在应计提未计提的情形。

如上表所示,公司总体存货跌价准备金额及在存货余额占比均较小,主要原因系公司为规避铜、铝等原材料价格波动的风险,产品主要定价模式是根据当时的市场金属价格情况,采取“电解铜(铝锭)+加工费”的定价方式,因此存货一般是不存在跌价准备风险。

如上表所示,公司库存商品存在跌价的原因系公司为规避铜、铝等原材料价格波动的风险,公司产品主要定价模式是根据当时的市场金属价格情况,采取“电解铜(铝锭)+加工费”的定价方式,因此存货一般是不存在跌价准备风险,跌价风险只存在账龄较长库存商品。

公司的主要原材料为电解铜、铝锭,2020年度、2019年度电解铜、铝锭的价格如下:

如上表所示,公司原材料铜及铝的采购价格整体呈上涨趋势,且在2020年下半年一直处在相对高位,尤其在12月出现大幅上涨。

为了规避铜、铝等原材料价格波动的风险,公司产品主要定价模式是采取“电解铜(铝锭)+加工费”的定价方式,其中电解铜(铝锭)的定价方式是根据客户的要求,按照上海现货交易所和期货交易所等发布的价格,采取点价和均价两种方式与客户进行确定。随着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市场上同类产品都进行了不同幅度的涨价。公司定价主要收到铜和铝价格的影响,根据市场金属价格情况,也对各类产品售价进行不同幅度的调整。

如上所述,公司产品主要定价模式是根据当时的市场金属价格情况,采取“电解铜(铝锭)+加工费”的定价方式,因此存货一般是不存在跌价准备风险。

由上表可知,公司2020年末、2019年末1个月以内库龄的存货结存数量分别为29,575.68吨、25,978.64吨,占期末存货的比例为97.14%、94.74%,故公司存货平均库龄较短,存货发生毁损、滞销的风险较低。

报告期内,存货按成本与可变现净值孰低计量,对可变现净值低于存货成本的差额,按单个存货项目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公司主要从事加工制造业,公司产品主要定价模式是采取“电解铜(铝锭)+加工费”的定价方式,公司库存商品的价格主要随原材料的波动而波动,根据有色金属网查询,铜和铝的价格一直处于上涨的趋势,故产成品和原材料半成品等不存在跌价。库存商品存在跌价主要系存在残次物资,根据会计准则进行跌价测试,经测算存在跌价923.86万元。

综上所述,经测试,公司存货准备计提是充分性,公司2020年较2019年计提存货跌价准备明显增加,主要原因系残次物资库存增加,计提减值增加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