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辅助驾驶系统四年间在美国发生736起车祸 至少17人遇难

6月12日消息,媒体对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收集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自2019年以来,美国共发生了736起涉及特斯拉司机辅助驾驶系统的车祸,远远超过此前报道的数量。在这些事故中,至少造成了17人遇难。这类撞车事故激增表明,特斯拉辅助驾驶系统的使用越来越广泛,同时其带来的危险也不断增加。

一份警方报告称,今年3月份的某个下午,当17岁的蒂尔曼·米切尔(Tillman Mitchell)下车时,校车正在显示停车标志,红色警示灯不断闪烁着。然后,一辆特斯拉Model Y驶进了北卡罗来纳州的561号高速公路。

据称,当时这辆车上的司机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正处于启动状态,但它没有任何减速的迹象。这辆Model Y以时速超过70公里的速度撞上了米切尔。据他的姑祖母多萝西·林奇(Dorothy Lynch)说,米切尔先是撞穿了挡风玻璃,然后飞向空中,最终脸朝下落在路上。米切尔的父亲听到了撞击声,冲出门廊,发现他的儿子正躺在路中央。林奇说:“如果他是个更小的孩子,可能早就死了!”

媒体对NHTSA收集的数据分析显示,这起撞车事故发生在北卡罗来纳州哈利法克斯县,只是自2019年以来在美国发生的736起涉及特斯拉Autopilot的撞车事故之一,这个数字远远超过此前的报道。数据显示,这类撞车事故的数量在过去四年里激增表明,随着特斯拉司机辅助驾驶技术被越来越广泛地使用,以及越来越多配备此类系统的汽车出现在美国公路上,它们带来的危险也越来越高。

数据还显示,与Autopilot相关的死亡和重伤人数也大幅增加。当NHTSA在2022年6月首次公布涉及Autopilot的事故的部分统计时,他们只统计了三起明确与这项技术有关的致命车祸。而最新数据包括至少17起致命事故,其中11起是自去年5月以来发生的,还有5人重伤。

米切尔在3月份的撞车事故中幸存下来,但颈部骨折,腿部骨折,不得不接受呼吸机治疗。他仍然患有记忆力问题,走路也困难。他的姑祖母林奇说,这起事件应该是对这项技术危险性的一个警告。“我祈祷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林奇说。“当涉及到机器时,人们太轻信它了!”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表示,在启动Autopilot系统的情况下,特斯拉汽车比仅由人类驾驶的汽车更安全,并列举了两种驾驶模式时的撞车率。他希望特斯拉开发和部署更多辅助驾驶功能,以躲避停泊的校车、消防车、停车标志和行人。他甚至辩称,这项技术将带来一个更安全、几乎不再有车祸的未来。虽然不可能说已经有多少起车祸被避免,但数据显示,在美国高速公路上实时测试的这项技术存在明显缺陷。

媒体分析发现,特斯拉Autopilot涉及的17起致命撞车事故显示出不同的模式:其中4起涉及与摩托车相撞,另一起涉及与急救车相撞。与此同时,多位专家表示,马斯克的某些决定似乎是导致事故报告增加的原因之一,比如广泛扩大辅助驾驶功能的可用性,以及取消车辆上的雷达传感器。

NHTSA表示,一份涉及司机辅助驾驶系统的撞车报告本身并不意味着这项技术是导致事故的原因。该机构发言人维罗妮卡·莫拉莱斯(Veronica Morales)说:“NHTSA正在对特斯拉Autopilot进行积极调查,包括其升级版FSD。NHTSA提醒公众,所有先进的辅助驾驶系统都要求人类司机时刻处于控制状态,并全身心投入驾驶任务中。因此,美国所有州的法律都要求人类司机对其车辆的操作负责。”

马斯克一再为自己向特斯拉车主推广辅助驾驶技术的决定辩护,认为其利大于弊。他去年曾说:“既然你相信增加自主性可以减少伤亡,我认为你就有道义上的义务部署它,即使你会被很多人起诉和指责。”

NHTSA前高级安全顾问、乔治梅森大学工程与计算学院教授米西·卡明斯(Missy Cummings)表示,涉及特斯拉的车祸激增令人担忧。

她在回应上述分析发现时说,特斯拉发生的撞车事故比正常情况更严重,也更致命。卡明斯说,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FSD的推广范围扩大了,它为城市和居民区的街道带来了辅助驾驶。“事实上,任何人都可以拥有这套系统。预计这可能会导致事故率上升,这合理吗?当然合理。”

目前尚不清楚NHTSA的数据是否记录了涉及特斯拉辅助驾驶系统的每一起撞车事故,但其中囊括了部分启用Autopilot或FSD的事故,包括三起死亡事故。

在2021年一项联邦命令要求汽车制造商披露涉及辅助驾驶技术的事故后,作为美国最高汽车安全监管机构,NHTSA开始收集数据。与所有道路事故相比,涉及这项技术的撞车事故总数仍然很少。NHTSA估计,去年有超过4万美国人死于各种车祸。

数据显示,自引入撞车事故报告要求以来,与辅助驾驶系统相关的807起撞车事故中,绝大多数涉及特斯拉。这是因为特斯拉在自动驾驶方面的尝试比其他汽车制造商更积极,它也与几乎所有的致命事故有关。

斯巴鲁排名第二,自2019年以来共发生23起撞车事故。这种巨大的鸿沟可能反映了特斯拉整个车队更广泛地部署和使用驾驶辅助系统,以及鼓励特斯拉司机使用Autopilot的情况。

特斯拉于2014年推出Autopilot,这是一套辅助驾驶功能,使汽车能够自动从高速公路入口匝道转向出口匝道,并在此期间保持特定速度,与其他车辆保持距离,并跟随车道线行驶。特斯拉将Autopilot作为其车辆的标准功能,超过80万辆在美国道路上行驶的特斯拉汽车配备了Autopilot,尽管迭代需要付出成本。

FSD是消费者必须购买的一项试验性功能,它允许特斯拉按照路线上的指示转弯,在停车标志和红灯时停车,自动转弯和换道,并对沿途的危险做出反应,从而从A点机动到B点。特斯拉表示,无论使用哪种系统,司机都必须监控道路情况,并在必要时进行干预。

撞车事故的增加恰逢特斯拉积极推广FSD之际,在过去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里,FSD的用户从大约1.2万人扩大到近40万人。特斯拉向NHTSA报告的所有涉及辅助驾驶系统撞车事故中,近三分之二发生在过去一年。

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菲利普·库普曼(Philip Koopman)对自动驾驶汽车安全性进行了25年的研究。他表示,数据中特斯拉的名字频繁出现引发了关键问题。

“数字明显增加肯定让人感到担心,”他说。“我们需要了解这是因为更严重的撞车事故所致,还是有其他一些因素,比如在开启Autopilot模式下行驶的里程数大幅增加。”

今年2月,特斯拉召回了超过36万辆配备FSD系统的汽车,原因是担心该软件会促使其车辆违反红绿灯、停车标志和限速规则。

安全机构发布的文件称,如果司机不干预,藐视交通法规“可能会增加撞车的风险”。特斯拉表示,该公司通过空中软件更新修复了这些问题,远程解决了风险。

尽管特斯拉不断改进其辅助驾驶软件,但它也采取了史无前例的举措,从新车上移除雷达传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