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事业是一项永恒探索的事业”

“我的幸福,就是永远地探索”“祖国和科学,我心中的依恋和追求”“活着干,死了算,科学没有八小时制”

这些线”计划自动化领域首席科学家蒋新松,他也是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以下简称沈阳自动化所)第一任所长。

今年是蒋新松诞辰90周年。在沈阳自动化所,蒋新松留下的科学家精神,始终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科研工作者。

1931年,蒋新松出生于江苏省江阴县澄北镇。母亲以杜甫诗中的“新松恨不高千尺”,为他取名“新松”,希望他能像青松那样不仅俊秀挺拔,经得住风吹雨打,还能做到品格高洁、扶善嫉恶,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

蒋新松的童年饱经战乱之苦。七七事变后,蒋新松一家人四处逃亡,流落苏北。他在小传中写道:“本该欢乐的童年,我饱尝了亡国的痛苦,懂得了祖国的含义。”

母亲是蒋新松求学路上的领路人,她出身于书香门第。上学的第一天起,母亲就开始给蒋新松讲故事,反复教育他,无论做什么事,最重要的是“持之以恒”,这也奠定了蒋新松走向成功的基石。

经过“跳级”,1942年夏末,11岁的蒋新松以优异的成绩从君永小学毕业,顺利考入了江阴名列前茅的南菁中学。他照了一张标准像,这是他第一次单人照相,除贴毕业证外,他还将照片放大了一张,工工整整地在照片背面写下一行小字:“一个伟人在成长。”

进入中学后,蒋新松开始探索人生为了什么、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在班主任老师的启发下,他终于有了朦胧的答案,并在一篇作文中写道:“我要做一个科学家、一个发明家,像牛顿、爱迪生、哥白尼那样”

1946年冬,蒋新松正在读高中一年级,因家庭经济困难,父亲让他停学去挣钱糊口。虽然母亲极力反对,但父亲还是把他送去纱厂当学徒。一种强烈的失落感压在蒋新松心头,直到1948年工厂倒闭,他才在亲友支持下重返南菁中学。

1951年,蒋新松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南菁中学,并考取向往已久的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

大学一年级读完后,学校决定选送一批优秀学生参加华东地区留苏预备生统考,蒋新松被选中。然而,由于在体检中发现有肺结核,蒋新松痛失了留学的机会。

辍学、失业、痛失留学机会,虽然打击一波接一波,但在母亲、老师、同学的关怀和帮助下,蒋新松不屈不挠地从低谷中走出,投入发奋学习中。1956 年夏末,25岁的蒋新松以优异的成绩从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工企专业毕业。

在征求毕业去向时,蒋新松毫不犹豫地回答:“去搞科学研究!”他得偿所愿,1956年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后来,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蒋新松写道:“进入中国科学院的大门,我才第一次把自己的命运和国家事业联系在了一起。干国家大事,从此成了我终身追求的目标。”

1958年,蒋新松被下放到农村劳动。但他没有放弃学习和研究,在天津东亚毛纺厂、石景山钢铁厂、兰州炼油厂等多项工业自动化工程中崭露头角,做出贡献。

1965年,蒋新松被调到中国科学院东北工业自动化研究所(沈阳自动化所前身)工作,基于前面几年的一线工作经验,他很快就适应新的工作岗位。沈阳,也成为了他的第二故乡。

在报到的第一天,研究所领导就交给蒋新松一项重大任务参加鞍钢的自动化项目攻关小组。1965年年初,根据国务院指示,“鞍钢冷轧厂设备完善、自动化”被列为国家科委的技术改造项目。当时,鞍钢的1200可逆冷轧机的自动化研究就由东北工业自动化研究所来承担。

蒋新松经常早晨不到五点就起床工作,晚上看书、啃资料,不过十点不休息。他这样坚持了整整十年,终于啃下了鞍钢冷轧机技术改造这块硬骨头,主导完成了鞍钢1200可逆冷轧机数字式准确停车装置、复合张力系统和自适应厚度调节装置三个大型工程项目。这三大项目于1978年获中国科学院重大科技成果奖和全国科学大会重大成果奖。

多年来知识和经验的积累、人生的磨难与思考,使蒋新松在机会来临时,得以厚积薄发,尽情释放出自己的潜能,充分展示着自己的才华。

1977年,全国自然科学学科规划会在北京召开,46岁的蒋新松在会上提出了发展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设想。在蒋新松和其他多名科学家的共同推进下,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被列入1978年至1985年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发展规划中。

1980年,蒋新松被任命为沈阳自动化所所长。他更加潜心探索、苦苦寻求一条中国机器人发展之路。

在国家级平台建设方面,1982年,蒋新松提出组织所内骨干力量,开展机器人示范工程的可行性研究,谋划并争取国家立项。1983年,机器人示范工程被列为“七五”国家重大工程项目,蒋新松直接领导并参加了可行性论证、总体设计与实施。1984年,机器人示范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经过百名专家的审查,获得一致通过。同年,国家计委正式批复工程建设计划任务书,依托沈阳自动化所建设的机器人示范工程正式启动。1986年7月,示范工程在沈阳破土动工,1990年8月通过验收。这是国内第一个机器人示范工程,也确立了沈阳自动化所在国内机器人技术研究领域的领先地位。

在科研攻关方面,经过对国内外进行深入而广泛的调研、考察,蒋新松根据当时的基础条件、国家相关领域的需求,决心以水下机器人作为突破口。

1983年,沈阳自动化所作为总体单位,蒋新松担任项目负责人,联合国内相关高校和科研院所,开展并完成了中国第一台潜深200米有缆遥控水下机器人“海人一号”的研究、设计与试验。这是我国机器人技术发展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

1985年,在自主研发基础上,蒋新松决定引进美国有缆中型观察用水下机器人生产技术。经消化、吸收、创新、提高,仅用一年时间,蒋新松带领团队研制出国产化的具有水下作业功能的有缆遥控中型水下机器人RICON-IV-300-SIA。1990年,在蒋新松的规划与指导下,沈阳自动化所科研团队完成了潜深1000米无缆自治水下机器人“探索者”号的研发工作。

据沈阳自动化所离退休职工,曾任研究所科技处处长、所长助理等职的纪慎之回忆,通过上述机器人的研究、试制和水下试验,蒋新松探索和掌握了一系列涉及水下机器人结构、流体、水声、动力、光学、自动控制、导航、传感器等相关理论和技术,并在全国范围内培养了一批科研队伍。

1991年10月,为加速实现潜深6000米的目标,蒋新松向国家相关部委立下军令状,与俄罗斯远东海洋技术问题研究所合作开发“CR-01”6000米水下机器人。中国仅用3年、不到2000万元人民币,就研制出国外用十年、3000万美元才能完成的深海潜器。

在工业机器人方面,1982年,沈阳自动化所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具有点位控制和速度轨迹控制的SZJ-1型示教再现工业机器人样机。1987年,沈阳自动化所研制成功首台自动导引车(AGV)移动式作业机器人“先锋一号”。1992年,沈阳自动化所研制的九台AGV首次应用于汽车总装线年,沈阳自动化所与韩国公司签订了技术转让合同,首次实现技术出口。

199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