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出再见

无论写的是盛世景象,精忠报国之志;还是隐居山林,淡然处世之心;或是历经悲欢离合,心中万千感慨……总能入景动情,魂牵梦萦。

这个传奇的时代,无数传奇人物降生于世。同途偶遇的诗人,在诗风鼎盛的氛围之中,忍不住用笔墨记录下人与人之间的故事与情谊。

诗人们的相识与离别,是个人命运不经意的碰撞,更是汇聚于历史洪流的朵朵浪花:看似转瞬消逝,其实,已入永恒之海。

6岁的王勃,饱读诗书,写诗作文不在线岁,通读师颜古所注的《汉书》之余,还写出了《指瑕》指正其误;12岁,孤身一人拜长安名医兼术士曹元为师,花费十个月“尽得其要”后,方才返回家中。

麟德元年(664),趁着宰相刘祥道巡察关内道路过家乡的时候,王勃上书自荐,一字一句,无不透露其满腔热血。刘祥道看过他的文章后,很是认可,感叹道:“此神童也!”于是上表举荐。

而后,王勃凭借实力,通过考核,17岁便获授朝散郎一职,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官员。

入仕后,王勃凭借《乾元殿颂》一文获得了唐高宗极高的赞赏,声名大噪。而这也给他带来了新的机会——沛王将他收入麾下,在府中任修撰一职。

至此,王勃的人生如同他写诗作文一般,无需精心构思,挥墨即可成篇——十分酣畅。

但是,远游之人也着有自己的烦恼,身边没有家人,最为亲近的,莫过于三五知己。

某日,一位杜姓少府(县尉)即将离开长安前往蜀地作官,临行之时,不舍的王勃给他留下的是出乎意料的豁达情意:

同是远离故土的宦游之人,在长安相遇,惺惺相惜,尽管离别总是悲伤的,但只要胸中常怀远大志向,便足以给人带来能够抵消离别之哀的力量。

只可惜,没过多少年,却传来了惊人的噩耗。因斗鸡檄文、杀伐官奴等事几经打击的王勃,在探望被牵连贬谪的父亲的归途之中,遭受了人生中最后一次打击——在海中遇上急浪,不慎落水,惊悸而亡。天妒英才,年仅27岁的他,猝然离世。

当天下众多至交好友用“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来劝慰彼此,王勃与杜少府的情谊也因此留传于世。而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豁达少年郎,也一直活在了人们的心中。

当王勃在676年落水而亡,已经五十多岁的骆宾王,在重新捞得一个九品芝麻官后,人生依旧不顺,备受排挤,只能随军出塞,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好不容易擢升为侍御史后,又遭到构陷入狱,从而在狱中写下“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为自己鸣不平。

一说,是因为他的屡次上谏,得罪了当权的武则天;另一说,则是同僚看他不爽,对他进行构陷。

次年,骆宾王遇赦出狱,被贬为临海丞。此时的他,已对官场兴致索然。这位刚过花甲之年老人,越想越憋屈,还不如弃官游广陵。

684年,武则天临朝称制,唐朝开国功臣李勣之孙李敬业(即徐敬业)随即在扬州起兵,打出恢复李唐法统的旗号。与李唐王朝共处大半生的骆宾王,果断加入战队。

虽然骆宾王不会打仗,但用笔杆子“开炮”的本事厉害得很,写下《讨武曌檄》宣战,名震天下。根据《书》记载,这篇檄文连武则天看了都连连称赞,直呼“宰相安得失此人”。

但这场造反,仅仅维持了三个月。兵败后,李敬业被杀,而骆宾王,竟不知所踪。

虽言送人,却无一字讲述离别的场景。首句化用荆轲刺秦王的典故,衬起离别时的悲壮慷慨,随后尽情抒发了面对武后当政,抑郁难申的悲痛心情。

有人说,这首送别诗是他写给一位肝胆相照的挚友的;也有人说,这首诗是他写给自己的。不管“送别”的是何人,都掩盖不住他想要匡复李唐王朝的决心。

从7岁《咏鹅》开始声名大噪的骆宾王,经历了落第、辞职、归隐、流放、参军、入狱、造反、不知所踪……一生跌宕起伏,甚是传奇。闻一多曾评价骆宾王:“天生一副侠骨,专喜欢管闲事,打抱不平、杀人报仇、革命,帮痴心女子打负心汉。”

当骆宾王因武则天称制而造反,寒士陈子昂刚刚通过科举入仕,准备开启他济世经邦的滚烫人生。

在多数人都不满武则天当政、心中愤恨不平的时候,初入官场的陈子昂则因为受到召见,备受称赞,真心实意地将武则天视作“非常之主”,效力于武则天。而当人们都顺从于武周政权,陈子昂并不“听话”,常常成为了那块不顺眼的逆鳞。

当看到武则天当政可为寒门士族打开晋升的渠道,呈献《上大周受命颂表》这样的颂文推进武周政权的建立,有何不可?但看到武则天任用酷吏,滥施刑罚,施行“伪政”搞到民不聊生,他也绝不忍让,多次上谏,直陈其过。

陈子昂的选择,始终立于风骨至上,他的初心即为国为民,绝非后世部分人所言的谄媚。

回忆当年,当陈子昂决定离开家乡前往洛阳寻找梦想的时候,友人们纷纷前来送行。那一夜,他诗意大发,对友人们表达自己的不舍:

缥缈的青烟在寂静的夜里尤为明显,只是因为,大家望着对方不知该从何说起,世界安静得仿佛只剩空气在流动。在筵席中频频举杯,千言万语都化在了酒水之中,入喉入心。

698年,好友杜审言遭到贬谪的消息让卧病在床的宋之问苦上加苦,惆怅万分。

尽管二人年龄相差近一个年轮,却是仕途上的好伙伴、行文交流的好知己。当好友被贬谪至吉州(今江西吉安),难过与可惜的心情一一涌上心头:

让人可恨的,不止是突如其来的离别,还有无法相送的遗憾。宋之问在病榻上,只能想象二人在江边离别的场景,江边飘扬的垂柳,替他表达依依惜别之情。在宋之问眼里,他用前人孙楚和屈原来比喻好友的文才与志向,表达对好友的同情和惋惜。

杜审言受贬后,祸不单行,又受到了两位有过节的同僚合谋诬陷,定下死罪。杜审言13岁的儿子知道后,满腔怒火,只身单挑了其中一人,双双毙命。此事一出,“孝子”事迹震惊朝野,武则天也因为此事将杜审言重召回宫中,再次任用。

当二人不自觉地与武则天媚臣张易中、张昌宗兄弟越走越近,两人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

神龙元年(705),随着武则天病逝,李显复位,靠着武则天撑腰在朝堂上张扬多年的张氏兄弟终于倒台,而走得近的一干人等,纷纷遭到贬谪。这对好友的最终结局是,一人病卒,一人赐死。

那些经历了开元盛世的人,注定会在这个不平凡的时代留下不平凡的记忆。这个时代,有侠客,有隐者,更有斗士。

回溯祖上,祖父高偘为大将军,生前曾出击突厥,生擒车鼻可汗,军功累累,死后陪葬于乾陵之中;而两位伯父高崇德和高崇礼,亦为国家武将,战绩斐然。只是不知怎的,自己的父亲却被贬黜到韶州,终生也只是个小官。

尽管家世大不如前,但面对蓬勃发展的盛世,以及祖上荣光的召唤,“建功立业”四字仿佛刻在了这位诗人的基因里,成为他一生中最大的执念。

20岁出头的他,曾想通过科举、门荫入仕,但不管哪一条路径,都没有结果。回到故地耕田十载后,收拾好心情的他,再次踏上入仕的征途,这次终于来到他日思夜想的边境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